代购干不过主播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IT时报(ID:vittimes),作者:孙妍、徐晓倩,题图来自:东方IC


今天,11月29日,海淘狂欢“黑色星期五”(简称黑五)开始了,亚马逊、天猫国际、考拉、京东、洋码头等电商网站,纷纷打出促销牌。


然而,代购们的黑五“变色”了。


这场变局的开端是今年双11,以全网最低价席卷购物车的薇娅、李佳琦们,不停向粉丝宣传,“多花几十块钱,可以在直播间买到同样的大牌护肤品,还能保证是官方正品”。


直播带货的一阵风,让本就在《电商法》下“苟且偷生”的代购们感到丝丝凉意。


一个代购的“黑色星期五”


双11前夕,代购璇子在朋友圈发起一场充2000送200、再送Mac口红的活动,这是她做代购3年以来最大的促销活动。


她早早订好了黑五期间飞韩国的机票,双11她的购物车里没有护肤品、化妆品,而是堆满了螺蛳粉等便携食品,为的是飞韩国、日本时省几餐伙食费。



尽管黑五临近,手上仍没有什么单子,但她还是坚持要飞。如果不保持每月一飞的频率,客户很快就会流失。


飞机票、酒店、伙食,一趟飞韩国人肉背货的成本,3500元起跳,日本则更贵。她曾经为了省几十块钱的住宿费,深夜拖着沉重的箱子换酒店。两个箱子46公斤,手提5公斤,这是每个代购的限重标配。



到了韩国,璇子没有第一时间冲去化妆品、护肤品专柜排队,而是在东大门直播各类饰品、袜子、服装、帽子、围巾甚至零食,这些非标产品虽然廉价,但价格不透明,利润空间比护肤品更大。


中国人的购买力远远超出了库存,“配货”这两个字,代购们已经习以为常。打比方说,要买娇韵诗双萃精华,需要早起排队取号,每人限购两瓶,还要另外搭配150美元的娇韵诗产品才能一起结账;买一支YSL口红,需要搭配任意一件YSL产品,不然导购员不卖。



到头来,看不到钱,只看到一架子的货。


更重要的原因是,海关严查打击代购。与璇子同行的伙伴,没有躲过海关的法眼,被罚了7000多元的税,上飞机超重又被罚了1000多元,归来后,暂停了代购生意,卖起了服装。


直播带货抢了代购的蛋糕


曾几何时,在家带娃的、卖衣服的、卖饰品的、卖蛋糕的、卖奶茶的、做护士的,形形色色的小镇年轻女子做起了代购生意。但在今年,生意有点难做了。


璇子隐约感觉直播已经对她的生意造成影响,拿着直播间价格比对的客户不在少数。


IT时报摄


“淘宝第一主播”薇娅在今年双11风头正盛,怎想到,狂欢过后,薇娅微博就“沦陷”了,有用户留言怀疑直播间售卖的为韩国品牌“后”的天气丹系列是假货,不断有粉丝跟帖说要退货。





这个消息在代购的朋友圈里不胫而走,迫于压力,“后”官方站出来辟谣,声明薇娅直播间售卖的是来自“后”天猫旗舰店的产品,而且强调是唯一授权的天猫官方旗舰店,均为正品。



再看双11前夕在代购圈盛传的说法,“天气丹一定要买韩国的,因为有一个最重要的成分是鹿茸!国内专柜是没有的,三亚免税店也没有”,甚是微妙。



薇娅直播间在双11期间卖出的套装价格直逼代购价,差价在几十元之内,但薇娅直播间还赠送了媲美主角价格的赠品,这对代购造成了极大压力。


今年10月,薇娅在5分钟内为“后”的天猫官方旗舰店引导了超1亿元的销售额。


李娜(化名)的焦虑从10月底开始。朋友圈频频出现的“直播间晒单”让她心中五味杂陈。


“感觉我要失去客户上帝了!”她说。


双11当天,李娜比往年都要闲一些,往年双11至少会有50多单生意,客单价也能达到300元,今年的订单量直接腰斩。看着半天没有动静的微信对话框,李娜感觉年底生意搁浅。


李娜不得不承认,在头部主播“全网最低价”的重压下,中小代购毫无优势。跟主播们千万级、百万级的粉丝量相比,李娜的客户圈只有流失,难再拓展。


天津师范大学大三学生琪琪(化名)的海外产品大多来自于代购,不过从双11开始,她对直播间心动了。她说:“我在李佳琦直播间买了蒂佳婷的面膜,20片只需要187元,平均每片9.35元,而代购双11期间最便宜的价位也是65元5片,平均每片13元。”


每天逛直播间,再到代购那询价、比价,已经成了琪琪固定的业余放松时光。“直播间不一定有我需要的产品,但如果遇到直播间和代购价格一致的情况,我会选择直播间,毕竟赠品更多。”她补充道。


琪琪的新购物方式,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部分中国年轻女性的缩影。


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蒙慧欣看来,带货主播已经在中端产品领域占据优势,中高端美妆护肤品利润空间被压缩,但代购们仍在高奢产品、全品类上占据一定优势,拉锯战才刚刚开场。


转场或者退出


黑五临近,丽莎并没有往外飞的打算。


双11预热阶段,做了5年代购生意的丽莎(化名)重新注册了一个微信账号,专门用来推广“某G雪地靴”“某鹅羽绒服”,每天30条产品推广,维持新号的活跃度。


这些商品以“代购”之名,被丽莎的200人代理团队,分销到全国各地。


要成为丽莎的下线,需要缴纳200元的加盟费,而且每个月的销量要达到800元。只要一个月拿不了800元的货,就会被取消代理资格。



从丽莎给的代理价和销售价来看,代理的利润并不丰厚,卖出一瓶保湿爽肤水可以赚23元,卖出一支Dior 999口红可以赚40元,卖出一套单价1380元的天气丹,也只能赚200元。



相比美妆、护肤类产品,卖鞋、卖羽绒服显然更赚钱。一件标价278元的菲洛嘉眼霜,普通代理价是235元,这意味着代理卖掉一支眼霜能拿到43元的提成。而一双售价255元的某品牌雪地靴提成为50元,一件标价1480元的“某鹅”羽绒服提成是280元。


天气越来越冷,雪地靴显示出极强的带货力,“每天至少卖出100双”,为了吸引代理,丽莎抛出这个极具诱惑力的数字。


“真代购干不过假代购。”璇子不禁感慨道,在日韩代购时,常常能看到“假代购”三五成群地做现场直播,最后却一件都不带走,全部从韩国批发市场甚至国内拿货。


在神奇的韩国批发市场,货源充足,品类比免税店更多。在神奇的华强北、广州白云,不仅有真假难辨的各色大牌护肤品,代购们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,为的是朋友圈“直播大赛”。


今年黑五一片冷清,丽莎把线下店开到大学校园,吸引大学生们成为自己的下线;璇子是人肉代购、山寨代销、淘客多手抓;李娜则心生退场之意。
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IT时报(ID:vittimes),作者:孙妍、徐晓倩,题图来自:东方IC

上一篇:拼多多上车直播, 猫拼狗内容电商“开拼”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